位置:首页 > 行情中心 >

宝塔石化陷票据危机,记者现场探访: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13 04

11月29日,位于银川市政府附近的宝塔石化集团总部。摄影/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有着“网红票”之称的宝塔石化最近出现票据危机。


11月16日,宝塔石化旗下上市公司宝塔实业公告,公安机关通报,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宝塔石化面临的资金问题随之走向公开化。


宝塔石化号称是宁夏第一大民营企业和中国最大民营石化企业之一,2015年就曾出现过债务问题,其后,宝塔石化成立财务公司,票据业务急剧膨胀,面临的应付票据达164亿元。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宝塔宁夏区看到,宝塔石化目前生产经营维持正常。宁夏回族自治区进驻宝塔石化集团工作组就宝塔石化到期票据相关问题发布公告称,到期票据登记工作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开始。面对纷至沓来的票据持有人,宝塔石化工作人员亦予以引导进行登记工作。宝塔石化集团内部人士表示,“现在仍然会按照集团董事局的发展思路继续积极开展引战重组工作”。


实控人案发引出票据兑付难题


11月29日下午,银川市,不时有外地口音的人士通过安检通道走入宝塔公司大楼。走入大楼,一张指示路牌就贴在路侧:“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持票人,请按已登记的牌号前往各自会议室。”


来宝塔大楼已多日的李先生,径直走到11楼,找到一间没有人的会议室,整理自己的资料。李先生是宝塔石化票据的持票人之一,他来这里是申报材料的。


11月26日,宁夏回族自治区进驻宝塔石化集团工作组就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到期票据相关问题发布公告称,到期票据登记工作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开始。为保护合法票据项下合法持有人权益,请现场到期票据持有人提供相关资料。宝塔财务公司将在银川宝塔石化大厦及指定地点设置登记点。


稍早之前,11月16日晚,宝塔石化集团旗下宝塔实业公告称,公安机关通报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涉嫌刑事犯罪。新京报记者自宝塔石化集团获悉,涉案的还有孙珩超之子、宝塔财务公司董事长孙培华,均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11月19日,宝塔石化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根据孙珩超的授权,公司成立了三人领导小组,具体负责集团的整体运营。


以孙珩超案发为标志,宝塔石化的票据危机走向公开化。


“听到这个(指孙珩超案发)消息,心里咯噔一下,担心票据兑付不了了”,廖先生是宝塔石化的另一位持票人,今年1月买了价值几十万的票据,6月份到期。“到期时,宝塔方面就说没钱,兑付不了。”


今年7月11日,宝塔石化曾公告,由于工作上的失误,财务公司未能对风控兑付问题进行严格统筹,造成持有宝塔票据的客户未能如期兑付。


根据该公告,财务公司经集团董事局、票据销售商磋商,计划将持有财务公司10万元(含)以下已到期尚未兑付票据于公告当周全部兑付,10万元-50万元(含)已到期尚未兑付票据将于7月16日-20日兑付,其余投资机构将于本月23日至8月20日进行统筹、协调、兑付完毕。


不过,这一承诺并未兑现。今年9月开始,廖先生先后四次去银川,“在总部这边,一直是宝塔的高管孙雪梅出面和我们沟通,她态度很好,一直强调宝塔规模大,生产稳定,但(总公司)不给财务公司钱了,所以没法兑付。”


根据宝塔石化集团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前三季度报表,公司负债达340.56亿元,其中应付票据164亿元。


新京报记者在宝塔石化集团总部看到的一页外来人员登记表显示,来访人员均是前来财务公司,事由绝大部分为票据问题。


曹先生是“驻守”宝塔大楼最久的人之一,“已经驻守三个多月了”。11月30日,曹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手上共计七百多万元的宝塔票据,现在已到期的有四百多万,只兑付了20万。


11月29日,宝塔石化总部大楼一楼大厅指引牌。摄影/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当地政府介入宝塔石化票据问题处理


陷入票据兑付难题的宝塔石化,是宁夏最大民营企业之一。


1997年1月,宝塔石化的创始人孙珩超收购濒临倒闭的南梁农场小型炼油厂,成立了银川宝塔化工助剂有限公司(一厂),从此走上创业历程。如今,宝塔石化业务范围遍及石油炼化、加工、机械加工、贸易、餐饮、酒店、物流运输、教育科技等,在2018中国500强企业排行榜上以524.78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306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38位。截至2017年底,公司资产总额为637.07亿元。


作为宝塔石化集团的实控人,孙珩超的经历颇为传奇。其1960年3月生,早年在大学任教,其后弃文从商,创建民营石化巨无霸宝塔石化和宁夏民办高校银川大学,任宝塔石化董事局主席、银川大学校长。


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自银川大学获悉,银川大学在孙珩超案发后内部通告,银川大学的行政管理工作由学院目前行使执行职责的领导班子负责,领导班子成员组成不变,分工不变。领导班子将带领全体师生员工做好教学工作、学生工作、服务保障工作,加强管理,严格要求,确保安全稳定的大局。


一位宝塔集团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宝塔石化集团2017年总资产为63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9.28%,这在大型实体民营企业是完全正常的负债水平。以往公司也曾出现过暂时性的资金紧张情况,宝塔集团都能够妥善解决。但今年上半年以来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加之企业经营压力,集团下属财务公司承兑汇票自6月出现了逾期情况,在6-11月期间,宝塔集团一直在通过自身努力进行兑付,但兑付速度以及融资没有达到预期计划,以致出现违约情况。


新京报记者获悉,当地政府已介入宝塔石化票据问题的处理。


除了前述政府工作组的公告外,根据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落款为宝塔石化集团、宝塔财务公司的公告,其将在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监督指导下,积极稳妥解决宝塔财务公司到期票据兑付问题。同时,宝塔集团、宝塔财务公司将积极筹集兑付资金,依法制定兑付原则和可行的兑付方案,并适时公布。


据媒体今年12月报道,甘肃银行表示,宁夏回族自治区已经针对集团债务问题专门成立了工作组,未来或将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对集团债务进行统一处置。


早在2016年,自治区党委、政府就曾进驻宝塔石化。彼时,组长王静波曾在进驻后公开讲话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存在问题是负债结构不好,表现为短贷长投,必然导致资金紧张,有资金链风险加大,这是现实。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宝塔石化总部大楼看到,从大门口到楼内多个楼层,均布置有身穿警服的人员维持秩序。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的工作组公告上,备注了北京中路派出所和上海西路派出所的联系人、联系方式。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宝塔石化的员工仍在继续办公。不过,当记者向数位宝塔石化员工、高管说明采访意图后,他们均婉拒了采访。


获银行授信萎缩,宝塔石化押注金融


这不是宝塔石化第一次出现资金问题。


根据2017年媒体对孙珩超的一篇专访,2012年,伴随新疆、珠海、宁夏等跨区域的项目快速推进,宝塔石化资金压力陡增。2013年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此后经历了三年时间,孙珩超才把资金问题相继解决。


12月2日,一位石油石化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石化项目是资金密集型产业,动辄投资额数百亿甚至上千亿,但投资回报期又比较长,还受到同期国际油价的影响,因此对企业的资金要求极高,因此这个行业虽然不是垄断,但行业里的绝大部分玩家都是国有企业或中央企业,就是这个原因。”


12月1日,一位宝塔石化已离职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三年前资金紧张的时候,有部分员工工资停发,最后在政府协调下走出困难。宝塔后来非常重视金融业务,就是吸取了这次危机中的教训。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困难期过去后,近年来宝塔石化所获得银行授信额度大幅减少。


联合资信今年7月的一份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宝塔石化集团获得的主要合作银行授信总额为148.00亿元。而截至2016年6月底为202.81亿元,截至2017年3月底为203.55亿元。


新京报记者梳理评级报告发现,截至2018年3月底,公司获得的主要合作银行授信总额为148.00亿元。其中,授信额度最高的是甘肃银行,达50亿元。授信第二高的是锦州银行,达37亿元。


在银行授信萎缩的情况下,宝塔石化将目光转向了其他渠道。2017年4月,宝塔石化在官网宣布,宝塔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取得营业执照。宝塔石化在其产业规划中介绍,当前,宝塔金融控股集团积极涉足财务公司、银行、保险、信托、基金等金融业务,将金融控股集团建设成为金融业务全面、金融体系完善,能够为集团公司的发展提供有效金融支撑的金融产业集团。


宝塔石化还曾布局互联网金融。2017年3月,宝塔石化宣布收购上海多玺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有多玺云平台),“正式进军互联网金融”。不过,多玺云曾多次被指为宝塔石化“自融”。


票据业务急剧膨胀,利息支出超过盈利


相对于互联网金融,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更为重要。目前出现兑付问题的票据业务,即是由其负责。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宝塔石化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成立。宝塔石化财务公司的董事长为孙培华,是宝塔石化实际控制人孙珩超的儿子。


根据宝塔石化官网2016年7月的一篇文章,孙珩超称,“没想到,财务公司磁场效应这么强大。过去我们对资本缺乏认识,此次新成立的财务公司唤醒‘梦中人’,在资本杠杆撬动下,宝塔石化将大有可为,过去被资金卡脖子的历史结束了。”


宝塔石化财务公司负责的一大业务即是票据。在宝塔石化财务公司成立第二年,其应付票据急剧膨胀。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货币网查询到的宝塔石化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6年年初其应付票据为56亿元,到2016年年末增至72亿元,2017年底达到了145.7亿元。截至2018年9月底,应付票据为164亿元。


宝塔石化的票据以高利率在市场走俏。


“之所以叫网红票,就是因为它比银行的利率高几倍。去年有一次,我10万块从中介手里拿了一笔承兑汇票,6个月8个点,我当天转手出去,就能赚1000块钱。我的下家再卖给另一位下家,有的票流转几十家,有的流转几家。”曹先生说。


“2016年起电子票据就开始非常火。一般来说,现金比较多、需要理财的企业喜欢,它利率比较高,大概是银行两倍。宝塔规模这么大,自然受欢迎,支付货款也能流通”,廖先生对新京报记者称。


据媒体报道,孙珩超曾表示,“这个票据融资工具用好了,对像我们这种实体企业调整结构不得了。要是把新疆、宁夏、珠海、内蒙古等分公司的资金归集起来,差不多有1000亿元的体量,那时有相当的文章可做,就可以和银行博弈了。”


“当时是不担心,因为它是宁夏第一个财务公司,规模这么大,上面写着到期无条件付款。但担心的时候已经晚了。”曹先生说。


2017年11月,宝塔石化在官网宣布,截至2017年10月末,宝塔财务公司累计完成承兑汇票兑付38亿多元,其中提前兑付7亿多元,超计划完成兑付任务。“没有一笔逾期或违约事件发生,很好地维护了宝塔石化集团及宝塔财务公司的信用和信誉。”


然而,随着宝塔石化票据业务大增,公司财务成本也水涨船高,利息支出已超过盈利。各期报表显示,宝塔石化2016年利息支出10.49亿元,2017年13.17亿元。而2017全年,公司归属净利润才12亿元。


资金问题发酵,宝塔石化成“老赖”


联合资信在今年7月的一份评级报告中指出,宝塔公司应付票据规模大幅增长,长短期借款规模大幅下降,综合影响下,公司短期债务占比同比大幅上升,公司短期债务压力加重。


在债务压力增大之时,宝塔石化与债权人纠纷不断。


11月16日,新京报曾独家报道,宝塔石化集团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在最高法院被执行人信息平台上,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新增了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是慈溪市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2000万元及利息,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7日。新京报记者暂未获悉上述导致宝塔石化集团成为失信人的具体案件情况。


据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显示,宝塔石化集团的条目内收录了上百条诉讼信息,多家宝塔石化的债权人将其告上法庭。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10月公布的《农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与宁夏宝塔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宝塔石化集团等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被告宁夏宝塔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被判偿付原告农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租金人民币231019040元。法院判决,若被告宁夏宝塔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未能履行相关还款义务,原告农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可以与被告宝塔石化集团协议以其质押的ST西轴(即如今的上市公司宝塔实业)43365867股股票优先受偿,质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后,其价款超过债权数额部分归被告宝塔石化集团所有,不足部分由被告宁夏宝塔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清偿。


今年10月26日,宝塔石化旗下上市公司宝塔实业公告称,因合同纠纷,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和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轮候冻结宝塔石化所持本公司股份405415924股,均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100%,轮候冻结期限36个月。


今年11月初,孙珩超在一次讲话中表示,受国际经济环境深刻变化、国内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等大环境影响,民营企业的发展遇到了诸多困难,宝塔也不能独善其身,同时企业管理能力与快速发展不相匹配,一些隐藏的问题逐渐显现并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一大因素。国际、国内、自身三重因素的叠加,使宝塔当前的发展面临严峻的考验。


11月29日,宁夏政府工作组公告。摄影/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宝塔石化人士:一直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


曾有着宏大规划的宝塔石化已悄然收缩战线。


2017年6月,宝塔石化发布《第四个五年规划纲要(2017-2021)》称,通过五年的努力,使集团总资产达到1500亿元,经营收入1900亿元,盈利能力年150亿元。


半年后,2017年12月27日,宝塔石化公告称,公司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持有的新疆奎山宝塔石化有限公司(简称“奎山宝塔”)74.79%股权和新疆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奎山宝塔4.20%股权转让予温州和力商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对价为33.75亿元;将新疆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奎山宝塔0.01%股权转让予温州亚天环保设备有限公司,转让对价为42.73万元。


公开资料介绍,奎山宝塔是宝塔石化布局新疆的重大举措,公司占地1万亩,一期投资近200亿元。


12月29日,宝塔石化再发公告,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珠海宝塔石化有限公司89.15%股权、珠海中南汇化工有限公司100%股权、珠海宝塔石化储运有限公司100%股权、珠海宝塔海港石化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北京裕隆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转让对价分别为14.17亿元、2.01亿元、6.46亿元和1000万元。


新京报记者梳理各期财报发现,截至2015年,宝塔石化总资产为565.7亿元,截至2016年为685亿元,截至2017年降低至637.07亿元。


评级机构称,新疆奎山基地和珠海基地均为公司重要生产基地,此次股权出售后公司将保留宁夏基地;公司出售新疆基地有利于公司提前收回投资及缓解后期资金支出压力。


宝塔石化的部分资产还被法院拍卖。新京报记者自淘宝司法拍卖平台获悉获悉,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甘肃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054.1667万股份即将被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


宝塔石化集团董事局秘书长卢星亮对新京报记者称,对此不清楚,没接到这个消息。


对于孙珩超案发后宝塔石化的发展情况,宝塔集团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宝塔集团正在努力,想方设法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公司的生产经营目前正常。


11月,宝塔石化集团公告,将在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监督指导下,积极稳妥解决宝塔财务公司到期票据兑付问题。


“今年以来集团一直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计划对宝塔进行重组。现在仍然会按照集团董事局的发展思路继续积极开展引战重组工作”,该人士表示。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薛京宁

记者邮箱:zhaoyibo@xjbnews.com